畢業生失業率創十年新高,失業率最高的學校是這間!?

發佈時間:2020-08-22

八月中旬,香港天氣依然炎熱,今年的畢業生卻如陷冰窟,反修例運動加新冠肺炎疫情夾擊下,畢業生面臨「畢業即失業。整體看,根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披露的最新統計數字,八所政府資助大學一八/一九學年畢業生失業人數為四百三十二人,失業率達百分之二點八,創十年新高

image.png

(圖片來源:港人講地,8.15



失業率高峰

八大高校全日制學士學位課程畢業生的失業率

3.png

註:就業不足指隨時可工作或有找尋工作,但在非自願情况下每周工作少於35小時,以及擔任兼職或臨時工作的畢業生。

數據來源: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數據統計庫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最新資料顯示,截至去年底,2018至19年度八大全日制學士畢業生21,068人,該會向18,365人調查求職情況,14,256人全職就業,佔整體77.6%;805人就業不足,佔5.2%,受訪者失業率為2.8%。


城大:佔失業人數三成

數據顯示,八大中失業率和就業不足率最高的同為香港城市大學(城大)。城大畢業生失業人數為129人,佔八大總數(432人)的三成,屬於近十年來的新高。相較去年,今年城大的失業率增加將近一倍,從2.4%至5.2%;就業不足率高達超過一成(10.3%),同屬近十年新高。


學友社學生輔導顧問吳寶城分析指,城大的學術排名不俗,估計其畢業生失業率較高,與該校的學科結構有關,而教育大學等學校設有不少專門科目,即使勞工市場持續惡化,不少學生甫畢業即可投身有關行業,城大則相對較少專科,面對就業競爭愈趨激烈,部分畢業生或難以即時覓得心儀工作。


浸大和嶺大:就業情況十六年來最差

失業率大幅度上漲的還有香港浸會大學(浸大)和香港嶺南大學(嶺大)。嶺大去年的失業率為1.0%,今年則為4.5%,增幅高達4.5倍,是今年失業率上升最多的高校。但鑒於嶺大今年的畢業生(670人)只佔畢業生總人數(21068人)的約3%,和往年一樣,是畢業生人數最少的高校,因此失業率容易受影響,產生較大波動。


浸大2.9%的失業率在八大中不算高,但較去年數據(1.2%)而言,亦增加超過一倍,同時浸大的就業不足率攀升至7.6%。浸大和嶺大今年的失業率同為十六年來最高。


香港教育大學(教大)雖然也有約1%的失業率增加,但總體穩定,就業不足率較去年略為下降。


港大理大中大科大:較為穩定

其餘四所高校香港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的情況較為穩定。失業率方面,科大和港大微漲,中大維持不變。理大今年的失業率甚至有所下降,是八大中唯一一所失業率不升反降的高校。就業不足率方面,上述四所高校中除科大與去年基本持平以外,其餘都略為下降。



職位劇減


全職空缺較去年同期暴跌45%

image.png

(圖片來源:巴士的報,8.15


歷史新高的失業率和經濟環境的不景氣有直接關係。大學聯校就業資料統計庫也專門為八所資助大學畢業生提供職位空缺資訊,根據其回覆《星島日報》數字,截至上月底,本年度平台共刊登28444份大學畢業生全職空缺,以及239份兼職空缺。若按月分析,二月至六月每月空缺數字不足4000份,四月更只有3076份;不過,五月起情況漸轉好,至上月已經有650多名僱主,提供5469份全職空缺。


數據庫年初數據顯示畢業生職缺較去年同期少約三成八,若以今年首七個月合共職缺與去年同期數字比較,發現數量少逾21000份,跌幅高達45%。兼職空缺方面影響更明顯,較去年逾4000份大跌94%。


這些行業最多職位空缺

資訊科技、電訊或科技產業依舊是最多職位空缺的行業,今年雖然共有5268份,但比去年同期仍減少3600多份。銀行或金融服務業,以及工程行業的空缺緊接其後。


JobsDB總裁:做好長期戰準備,多方面發展

image.png

(仇崑石,圖片來源:香港01,7.21


知名求職網站JobsDB香港區行政總裁仇崑石在上個月接受《香港01》採訪時指,分析網站數據,今年首半年畢業生空缺較往年同期跌5成半,坦言是比較大的跌幅。並且說到今年競爭大,畢業生或需有心理準備,今年平均求職時間需超過三個月


仇崑石指,首半年畢業生空缺數目約3萬個,較往年同期跌5成半,分析1至3月跌幅較大,而在4、5月疫情緩和時,下跌走勢已有緩和跡象。他指,整體減少職位包括航空、旅遊、零售、出入口、款待,惟金融服務、電子及數碼轉型等工種沒太受影響,而物管行業更「逆市」上升65%。他特別提到,在疫情中消費模式有所改變,企業轉型e-Commerce,令相關人才需求增加。(觀點與協會的往期熱文不謀而合,可參考:「2020年畢業生,或成史上最難畢業生?你對今年人才市場了解有多少」)


他認為,不少兼職空缺在疫情下亦有很大升幅,畢業生亦趨向做Slash(斜槓族),Freelancer(自由工作者)。他建議,畢業生可更新市場需要,時刻增值自己,包括修讀相關課程。他勉勵畢業生不用太灰心,笑言:「坦白講,出來工作也是2、30年的過程,第一年做少點也不是影響太大。」


ManpowerGroup大中華高級副總裁徐玉珊也提到,職位空缺減少,應屆畢業生又要與有1至3年工作經驗的失業人士競爭,求職難上難。她強調,雖然今屆畢業生求職之路困難,但不應太悲觀,市場依然有不同工種處於渴才狀態,例如IT、醫療或助公司數碼轉型的職位。她呼籲畢業生要靈活變通,不應太過執着自己的工作是否與學科相關,同時也不應太介意公司業務是大企或是中小企,「如果到一間企業再學習到一些新知識,好好裝備自己,反而更有助往後工作發展。」(今年的熱門工種可參考往期熱文:2020國內外這些新興職業人才缺口大



就業市場分析


預計明年就業形勢依然嚴峻

image.png

(右:黃卓睿,圖片來源:ongrad、經濟一周


專助大學畢業生求職的職涯顧問、OnGrad聯合創辦人黃卓睿認為,近一、兩年企業招聘不再如早年般看重出身自哪所高校,反而著眼於應徵者個人能力和經驗,估計上述情況未必與大學品牌效應有關。不過,受去年社會運動及今年疫情影響,他坦言今年畢業生求職狀況艱難,估計明年更甚。「今年不少人因疫情而選擇進修、升學等,押後一年才再求職,屆時將會有兩批畢業生重疊,一起在市場上求職;加上現時疫情發展不明,可見求職情況將一樣艱難。」

黃卓睿又指,今年四、五月企業招聘情況不佳,個別企業減空缺,而繼續招聘見習行政人員或畢業生(MT、GT)的企業也延遲一、兩個月。「不過即使第三波疫情來襲,相信企業還會繼續招聘,以免出現青黃不接情況。」他指近月來不論大型機構、企業或大學均推出就業支援,例如有大學向僱主提供資助聘請其畢業生、企業推出為期三個月過渡性質的「畢業生實習工」等。


畢業生面臨更強競爭

image.png

(吳寶城,圖片來源:頭條日報


學友社學生輔導顧問吳寶城指出,畢業生其中一個優勢在於工資較低,以往部分僱主會「請來試試」,惟現時經濟下滑,不少企業相繼凍結職位或裁員,料近期不少具經驗的職場人士降低薪金要求,令畢業生求職優勢下降,部分因此改為報讀進修課程,延至明年才就職。


疫情影響大,勞工市場不明朗

合眾人事顧問總經理蘇偉忠亦表示,疫情對勞工市場的影響,較去年社會運動來得廣泛,各行各業營利下降,減少招聘人數。加上不少企業為避疫改為在家工作,難以進行相關培訓,預料全職空缺較去年大跌逾半。他表示,據其了解今年大學畢業生一般入職薪金為1.4萬港元,惟有畢業生曾要求1.8萬港元月薪,最終不獲聘請,認為勞工市場惡化,求職愈趨困難,現時情況是「人求工,而非工求人」,提醒畢業生應事先了解工作的「市價」,保守填寫入職薪金要求,以免失去工作機會



畢業生們也可趁找工作的空檔,嘗試不同出路。努力終有回報,希望各位畢業生或求職者可以早日找到一份心儀的工作。



上一篇: 一文看清:香港11所大專院校開學時間及安排 上一篇: 青年群體焦慮度爆表,該如何舒緩情緒壓力?精神健康問題不容忽視
技術支持:深圳市騰沐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